当前位置:主页>教育资讯>
中青报:是大学改变社会,而不是社会改变大学
来源:  作者:本站
大学的确是要承担责任的。但我们从事高等教育的人需要首先搞清楚,我们为了什么去承担责任。人们要求我们报告毕业率、研究生院的入学统计数字、标准考试的分数,目的是为了在大学评价中提高“附加值”,人们要看研究经费有多少,教师出版和发表论著的数量是多少。但这些硬性指标本身并不能说明所取得的成就,更不要提大学所渴望达到的目标了。虽然了解上述指标很重要,它们也可以说明我们事业中的一些特别的内容,但我们的目的要远比这些宏大得多。因此,要解释我们的责任感,也更加困难。

那么,让我斗胆提出一个定义来吧。一所大学的精神所在,是它要特别对历史和未来负责——而不完全或哪怕是主要对现在负责。大学关乎学问,影响终身的学问,将传统传承千年的学问,创造未来的学问。一所大学,既要回头看,也要向前看,其看的方法必须——也应该——与大众当下所关心的或是所要求的相对立。大学是要对永恒做出承诺。

——引自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就职演讲 郭英剑译

校长这把交椅

两个多月前,10月12日,美国哈佛大学举行典礼,刚刚度过自己60岁生日的女历史学家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正式就任校长。来自美国国内和世界各地大学的220位代表参加了就职典礼,其中也包括中国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香港大学等校的代表。

历史学教授西德尼·维尔巴(Sidney Verba)在代表哈佛教师发言时说:“我从未见到过教师们如此团结一致,他们是来欢迎新校长的。”前来祝贺的还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女校长艾美·古特曼(Amy Gutmann),福斯特在到哈佛之前,曾长期在宾大工作。古特曼的开篇就引来一片笑声,她说:“我们现在都是历史变革的见证者。371年来,哈佛第一次选择了一位南方人和一位女人。”92岁的非裔美国历史学家约翰·弗兰克林(John Hope Franklin)在讲话中说,他深信福斯特的领导能力,但他又补充道,他期望着她回到历史学家中的那一天。

就职典礼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演绎了哈佛最初的礼仪:哈佛所搜集的古代银器、钥匙和印章,早期的学校记录,当然还有那把庄严的“校长椅”。当詹姆斯·豪顿(James R.Houghton )陪同福斯特走向这把象征性的座椅时,他说,“有传言说,这可是现世中最不舒服的一把椅子。”

此言不虚,因为有前车之鉴。福斯特的前任就是从这把最不舒服的椅子上摔下来的。

2005年1月14日,上任才3年半的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发言称,男女天生有别,是导致女性在科学与工程领域难以像男性那样做出突出成就的原因之一。
上一页12 3 4 5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